天津附盗科技有限公司 激光雕刻机有限公司| 东莞市大朗吉力物流服务部| 上海三麦设备有限公司| 天津厂家售后维修| 湖州鸿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铭世博公司| 机床垫铁有限公司| 郑州玖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江苏绿福源车业有限公司| 纸业北京有限公司| 青岛鼎昌新材料有限公司| http://www.silatwarrior.com http://www.eliteautoofexeter.com http://www.buycheapbracelet.com


              解封后,什么类型的上海写字楼将成为企业首???

              昨天上海疫情的新增阳性人数4466例,其中有76例新增确诊和185例无症状转归确诊,以及4390例无症状感染。


              而3月28日,上海新增阳性人数4456例,包含了75例新增确诊和21例无症状转归确诊,以及4381例无症状感染者。(数据来自上海发布)


              简单说,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在上海2500万人以及全国各兄弟省市的共同努力和支持下,上海此次疫情数据终于回到了整体静默封控的第一天。


              虽然缓缓来迟,但曙光终归还是一点一点更加的清晰起来。


              照着这个形势发展,基本到本月的中下旬,也就是还有半个月左右,许多人就可以回归到疫情前的工作岗位中去了。


              那么解封后,什么类型的写字楼会成为企业首???

              (一)精装修带办公家具可拎包入住的写字楼


              这两三年熟悉上海写字楼市场的朋友必然都已经观察到一个事实,越来越多的企业在租办公场地时倾向于选择带有精装修甚至是已经配置好办公家具的写字楼。


              这个趋势其实是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就开始了。起因无外乎是2018年中美贸易战引起的经济波动,但是真正把这现象放大的,还要算2020年突然爆发的武汉疫情。


              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自身带有诸多发展的不稳定性,而在经济形势不明朗时更是如此。这次上海疫情许多企业已经停工停产了一两个月,如果月底能够全面复工,能存活下来的中小企业也面临着极大的生存?;?。


              毕竟2022年眼看着已经过去了5个月,要是再找个没有装修过的办公场地,还需要耗费少则10天到1个月,多则2个月甚至更多时间精力去装修,买家具,这是绝大多数中小型企业所承受不起的。


              当然,上海企业藏龙卧虎,一些追求长远发展,又需要500平以上较大办公场地的企业,且资金又充裕的,大约还是更喜欢根据自己企业的特点设计装修办公室。


              毕竟写字楼市场上精装带办公家具的客户群体还主要以300平以下的企业租户居多。


              (二)分体空调的写字楼


              上海这次疫情始于3月1日。在3月11日的时候,官方确认这次疫情是由于管理疏漏引发本土感染,也因此曾被用作境外输入病例隔离酒店的徐汇华亭宾馆进入到大众视线,而华亭宾馆采用的大体量中央空调也就此再次引发注意。


              病毒防不胜防。夏日临近,马上天气越来越热,各种研究又已经证实新冠病毒可通过气溶胶在空气中进行传播。复工后,在开空调防暑和病毒防疫两者之间,许多企业员工怕是要进入两难。


              这时候安装有分体空调的写字楼则有了一定的优势。当然,上海品质较高的甲级写字楼安装的基本都是中央空调或者VRV空调,配置分体空调的写字楼并不多,且品质也多数不太高。


              对于空调极度依赖的企业,除了选择有分体空调写字楼外,还可以选择独栋商办写字楼。


              (三)低密度的独栋办公楼


              这次疫情后,有实力的企业应该会更加青睐低密度的独栋商办写字楼。无论租还是买,独栋办公楼具有天然的防疫优势。


              独栋办公不仅杜绝了跟其他企业共用大堂,电梯,洗手间,公共过道,空调系统等更加容易降低感染几率,独栋办公楼基本都有独立的上下水,甚至有些还有燃气管道。


              对于入住独栋办公的企业来说,可以根据需要配置独立洗手间,淋浴,甚至小厨房(没有燃气也可以用电磁炉)。这样万一遇到不得不就地隔离或者紧急办公时刻,还可以有基本的生活条件保障。


              (四)出租方实力强大的办公楼


              最后,解封后许多企业将会更加青睐出租方背景实力强大的写字楼。


              比如一些央企,国企,上市公司或者极少数非上市私企持有的写字楼。这些实力强大的出租方固然不会轻易因为疫情出现资金短缺而不得不转卖资产,更重要的是,许多央企国企会在疫情这种影响到企业正常运营的特殊情况下,给予租户一定的租金减免政策。


              4月1日以来隔离至今已经35天了,如果从我们小区第一次隔离的3月9号晚上算起,已经过去了57天,将近两个月。


              我还记得2020年三四月份,随着武汉疫情每天新增病例的逐渐走低甚至持续为零后,上海写字楼市场的租赁业务慢慢开始复苏,即使是有些迟疑观望的企业,到了第三季度也完完全全地开始了新的租房计划,这导致到了那年的第四季度,上海写字楼租赁市场急速反弹,本质上就是把前三个季度由于疫情受到影响的业务都集中了到了年底爆发。


              今年的一季度在疫情封控中结束,二季度期望能在全面解封中结束。疫情终会过去,如何在解封后运用好下半年,将上半年错过的弥补回来,或许是时候思考一下了。


              评论

              评论: